想吃面包

我的世界于黑白之间流动,如日月星辰的交替,最终停留于不明的灰色之中。

钟摆一摇一晃,时间随着有节奏的滴答声而流逝。屋子外下着鹅毛大雪,从昨天的傍晚直至今天清晨。

壁炉里刚加了干木柴,火在噼里啪啦地燃烧。跳跃的火舌快要触碰到壁炉顶,火焰给这座小屋带来了光与热。深冬季节,万物都躲在自认为温暖的角落里沉睡,储存自身的脂肪或能量,为了迎接不远的春而做准备。樱花的褐色细枝上铺着洁白的雪,因为负力太重,树枝轻微往下坠。到了温暖而明丽的春,樱花将是第一批换上新裙子嬉笑着参加舞会的姑娘们。

扶手椅吱呀吱呀地摇晃着,头发花白的老人歪着头倚靠在躺椅背上睡着正香。十一来岁棕色头发的孩子砍完柴从树林里回来,皮革袍子上面是白色的雪。孩子轻轻放下了斧头,落在头发上的雪已经融化,变为看不见的精灵轻盈地到空中去了。他踮着脚,悄悄关上厚重的木门,小步跑到房间里拿了毛毯子来,盖在老人的身上。

孩子坐在靠窗餐桌的一张靠背椅上,翠绿色的眼睛望着窗外一片灰色的天空,手指抚摸着一把老旧铁剑的剑柄。孩子心里想着知更鸟和夜莺的歌声,春暖花开之时被繁花装点的树,还有叮咚奔腾的小溪。窗户开了一条缝,雪花从那里飘进屋子里,因为屋里的温暖而瞬间融化。孩子从椅子上站起来,给壁炉里添了一些木柴。

外面的雪依然在无声的下着。

春天应该不远了吧。孩子回到了椅子上,不过手里多了一杯热腾腾的茶。他望着窗外飘飘的雪,这样想着。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想吃面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