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吃面包

我的世界于黑白之间流动,如日月星辰的交替,最终停留于不明的灰色之中。

天要亮了。

我注视着远方山峦里快要升起的曜灵,天色熹微,一点微光自外撒进了这寂静的房屋。蜡烛早已灭掉,只不过青烟仍缭绕在屋顶,过了许久才渐渐散去。四脚的矮木桌上放着的水果篮里有几个橘子,在将破晓的时刻,颜色深暗。房间里杂而有序地堆放着各种物品,好几本同砖一般厚的书叠放在一起,之间夹着几张稿纸,几包用棉布草草包裹起来的包袱随意地丢在书上。我身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块小黑板,上面写着一些我一时来灵感胡乱写下的东西,和一些最近的日程。

来到这里已经一周了,只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,选在了寒冷的数九时节,无法看到只有温暖的初春才可看见的樱。本应水光潋滟的湖面,现已结上三尺之厚的寒冰。屋子里没有点火炉,清冷的空气沉寂得宛若一潭深池。太阳的光给青而深的天染上了一点浅黄色,惨淡的浅黄色。

我有点冷,便起身走动了几步。在刚刚我才喝下了两杯清酒解愁,我不知道我是想解什么愁,我只不过是给我喝酒找一个借口罢了。于是我打开了门,披上一床薄毯子走到那寒冷的黎明中去,在尚未苏醒的庭院里,注视太阳是怎样在冰冷之中升起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想吃面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