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吃面包

我的世界于黑白之间流动,如日月星辰的交替,最终停留于不明的灰色之中。

白天,布谷鸟在歌唱,“布谷、布谷”,只有一句台词。有五彩的羽毛与树叶的罅隙中破碎的阳光飘飘悠悠地落下,轻轻地、轻轻地,无声地触地。
青蛙只会敞开嗓门扯着嗓子乱叫一气,于是荷花姑娘不得不捂住了耳朵。虫子们的合奏是一曲温柔的小夜曲,蟋蟀的小提琴永远是主旋律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想吃面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