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吃面包

“嘘。”

自己过于懒惰一天产出文字没有100字,我大概是要废了,不要啊!!

1

“如果不知道他的特征,便着力去写他的眼睛。因为我们都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”

我想我是见过至少上千种的眼睛的。透亮的,愉悦的,坚毅的;也有浑浊的,悲伤的,颓丧的。人不像是岩石与绿树,浮云与流水,喜怒哀乐都可以用不同方式表达出来,而眼中流露出的情感必定是最最强烈的。

有星辰于他的眼眸之中,是春秋与夏冬,点水的蜻蜓与劳作的蜜蜂,绽放于林间小路旁的玫瑰与月季,以及飞鸟与游鱼——他的眼中包揽着世间万物。

而眼中坚强的光是漆黑空中最耀眼的那一颗恒星。

3

钟摆一摇一晃,时间随着有节奏的滴答声而流逝。屋子外下着鹅毛大雪,从昨天的傍晚直至今天清晨。

壁炉里刚加了干木柴,火在噼里啪啦地燃烧。跳跃的火舌快要触碰到壁炉顶,火焰给这座小屋带来了光与热。深冬季节,万物都躲在自认为温暖的角落里沉睡,储存自身的脂肪或能量,为了迎接不远的春而做准备。樱花的褐色细枝上铺着洁白的雪,因为负力太重,树枝轻微往下坠。到了温暖而明丽的春,她们将是第一批换上新裙子参加舞会的姑娘们。

扶手椅吱呀吱呀地摇晃着,头发花白的老人歪着头倚靠在椅子上睡着正香。十一来岁的棕色头发的孩子砍完柴从树林里回来,皮革袍子上面是白色的雪。孩子轻轻放下了斧头,落在头发上的雪已经融化消失了。他踮着脚...

2

摘纪录:

温柔的人大多都是这样诞生的,他们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后,决定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,这份血淋淋的体贴。人们称之为“温柔”。
——一本小簿

“你是我唯一的隔壁。”
这句真好啊。

想到自己还欠着债就十分难受。

“我听到了万物生长的声音。”

喜欢纸笔,喜欢书籍,也喜欢音乐和花鸟鱼虫。为了成为一个温柔而优秀的人奋斗。当然,我也喜欢打打游戏,看看番剧。手工属于我的最爱之一。

时而欢笑,时而流泪。时而幽默,也时而严肃。随心所欲,却又随遇而安。

你好,你会认识我的。

天要亮了。

我注视着远方山峦里快要升起的曜灵,天色熹微,一点微光自外撒进了这寂静的房屋。蜡烛早已灭掉,只不过青烟仍缭绕在屋顶,过了许久才渐渐散去。四脚的矮木桌上放着的水果篮里有几个橘子,在将破晓的时刻,颜色深暗。房间里杂而有序地堆放着各种物品,好几本同砖一般厚的书叠放在一起,之间夹着几张稿纸,几包用棉布草草包裹起来的包袱随意地丢在书上。我身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块小黑板,上面写着一些我一时来灵感胡乱写下的东西,和一些最近的日程。

来到这里已经一周了,只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,选在了寒冷的数九时节,无法看到只有温暖的初春才可看见的樱。本应水光潋滟的湖面,现已结上三尺之厚的寒冰。屋子里没有点火炉,清冷的...

Tag是用来放自己的一些随笔的,毕竟我并不是适合于写连载,写出来的作品也没有什么惊艳的地方。高级词汇我在努力积累,因为不止是一个人告诉我,“你的文笔很好,能写出篇幅如此长的文章我很佩服,但是高级词汇太少了。”(我个人有两个号,一个是原创,一个是同人,不过现在看来是要通用了。)

我曾看过海明威的一些作品,高级词汇没有那么多,但情节却将读者的心紧紧抓住了。朱自清的每一篇散文,就如他的那篇《荷塘月色》一样,如夏夜里的清风。而毕淑敏的文字总能引起人们的思考,她的文笔,是如《蓝色天堂》里的海一样温柔的啊。

我懒于写作,这是一个大问题。因此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创作者。但无论是原创,还是同人,我都有自己的...

3

白天,布谷鸟在歌唱,“布谷、布谷”,只有一句台词。有五彩的羽毛与树叶的罅隙中破碎的阳光飘飘悠悠地落下,轻轻地、轻轻地,无声地触地。
青蛙只会敞开嗓门扯着嗓子乱叫一气,于是荷花姑娘不得不捂住了耳朵。虫子们的合奏是一曲温柔的小夜曲,蟋蟀的小提琴永远是主旋律。

3
 
1 / 2

© 想吃面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